”3月4日

2018-05-27 07:28

  韩峰代表认为,产能新旧转换要防止重复建设,防止新上“旧项目”,切忌新瓶装旧酒、穿新鞋走老路,加剧产能过剩。

  “‘互联网+’火爆,不管适不适合,先加上了再说”“养老行业热炒,大小企业都在开拓养老板块”……两会上,代表委员们谈成绩的同时不忘抓问题,一些盲目追求“新”产能、先“上产能”后再“去产能”的现象受到代表委员们的关注,大家纷纷为如何进行产能规划和引导出谋划策。

  国家产能调整效果显著,但在产能“以新代旧”的过程中,一些新问题也暴露出来。

  “要舍掉挣钱的买卖,不容易,但产能调整是为了企业不被市场淘汰,始终有市场上别人没有的‘抢手货’。”朱建民说。

  近年来,国内成品油市场严重过剩。对齐鲁石化来说,过剩的油品难卖也难舍,只有向高附加值化工产品转化。在炼油能力保持1300万吨/年规模的前提下,齐鲁石化停运一套焦化设备,配套新建220万吨/年浆态床重油加氢和200万吨/年加氢裂化装置,减产柴油、增产乙烯原料,结果成效显著。

  与朱建民委员以“新”换“旧”不同,中国石化集团公司齐鲁石化分公司(以下简称齐鲁石化)总经理韩峰代表通过优“旧”用“旧”来调整结构,把传统产业做优,实现了产能调整。

  在2017年“贯彻新发展理念,培育发展新动能”座谈会上,李克强总理强调,实现经济结构转型升级,需要加快新旧动能转换,这种转换既来自“无中生有”的新技术、新业态、新模式等,也来自“有中出新”的传统产业改造升级,两者相辅相成,有机统一。

  谁来阻止“一拥而上”

  “地方政府招商部门各显神通,地区统筹协调不足,政府重复承接、产业重复布点,造成承接资源大量浪费和无序竞争。”谈起产能盲目上“新”的话题,广西壮族自治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杨静华委员告诉记者,一些地方在产能调整过程中,“旧”产能没去完,香港马会资料www39977,新上的“新”产能又面临调整,陷入先“上产能”再“去产能”的怪圈。

  2012年,国家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《产业转移指导目录》,对产业转移提出了明确要求,区域合作得到深化,促进了我国东中西部地区良性互动。但目前,全国并没有统一、开放的产业对接平台,主要还是依靠地方政府招商部门各自布局。

  “一些地方、一些行业对于新领域、新产业投资,出现了‘一窝蜂’的现象。”3月4日,上海申银万国证券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杨成长委员说:“全国各地政府都有五年计划、百年规划,有计划的持续推进是好的,但也要看到市场瞬息万变,不能等产能过剩了再去产能。”

  谈起撤下1000多吨特稠油破乳剂项目,辽宁奥克化学股份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奥克公司)董事长朱建民委员说,“这确实需要下很大的决心。”该项目每年销售额可达3亿元至5亿元。但是由于项目占据企业近六成的人力、物力和财力,而且未来市场空间有限,朱建民委员最终还是忍痛作出了淘汰的决定。

  “政府不是没有行业投资指南,但往往是‘粗线条’。数据更新延迟,参考价值不高。”今年两会上,朱建民委员呼吁相关部门和机构能够为企业拿出“动态投资指南”,从而实现产能结构的优化。

  朱建民委员告诉记者,由于企业视野和认识水平有限,很难全面掌握某一行业、某一地区的产能情况,全国的产能状况更是难以把握。“比如说,地方养老行业当年新开多少家企业,现有多少养老项目需求,如果过剩了,应提示企业资本不要过度流入。”

  新产能“来”之过急

  旧产能“去”之不易

  淘汰落后产能不易,寻找新增长点更难。奥克公司选择了市场空间较大的光伏产业,经过五六年时间的发展,终于换来了60亿元的销售额。

 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权威披露五年来产能调整成果:退出钢铁产能1.7亿吨以上、煤炭产能8亿吨;深入开展“互联网+”行动,种植业适度规模经营比重从30%提升到40%以上;网络零售额年均增长30%以上,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年均增长11.3%……

  “风口”面前需要冷静。杨成长委员认为,新兴行业的每个细分领域,比如共享单车、互联网送餐等,最后留下来的都是一些龙头型企业,不可能所有企业都能做大。正因为这样,企业需要根据投资规律、不同阶段的特点、投资风险性来理性投资。